电子报

熊选国:进一步发挥律师职能作用共同推进认罪认罚从宽工作

熊选国 (司法部副部长)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近年来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的一项重大改革,这项制度通过引入认罪协商、量刑协商等,有效优化司法资源配置、准确及时惩治犯罪、减少社会对抗、化解社会矛盾纠纷,是我国立法和司法领域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举措。律师是认罪认罚程序的重要参与者,承担着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职责。

认罪认罚案件中,律师不仅要充当传统意义上的辩护人角色,还需要扮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律咨询者、与检察官协商的代理者、司法机关的协作者等多元角色。可以说,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有效实施,离不开律师的积极有效参与,也离不开律师的依法履行职责。该制度实施以来,广大律师积极参与值班律师工作,依法办理认罪认罚案件,仅2019年,全国值班律师共转交法律援助申请5.6万件,提供法律帮助案件达40万件,参与认罪认罚案件近34万件,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有效实施作出了积极贡献。随着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入推进,需要进一步发挥律师职能作用,共同推进认罪认罚从宽工作。值此机会,我就推进律师参与认罪认罚从宽工作讲三点意见:

一、健全完善值班律师制度。值班律师制度的设立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完善的内在要求,对于保障认罪认罚从宽的自愿性、认罪认罚具结的真实性与合法性发挥着重要作用。2018年修改的刑事诉讼法确立了值班律师的法律地位,明确了值班律师权利义务等。2019年10月,“两高三部”联合印发《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了认罪认罚案件中值班律师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法律帮助的制度机制,赋予了值班律师会见、查阅案卷等权利。今年8月,“两高三部”出台《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工作办法》,进一步明确了值班律师的权利义务,规范了值班律师工作职责,对法律帮助程序、值班律师保障等作出具体规定,为完善值班律师制度提供了依据。作为一种新兴事物,值班律师制度已经建立起来,目前运转也是好的,但是实践中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如值班律师“法律帮助”的内涵定位,律师见证的性质、责任等,都需要进一步研究和完善。对此,司法部将积极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部门进一步完善值班律师制度,推动值班律师法律帮助实现从“有形”到“有效”的转变。

二、深入推进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当前80%的刑事案件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中又有80%以上的案件被告人均认罪,刑事案件中认罪认罚案件比率非常高。推进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有利于促进认罪认罚案件被告人获得有效法律帮助,加强刑事案件人权司法保障,实现刑事司法公正。试点两年多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积极采取措施,扩大试点范围,完善有关制度机制,全力推进试点工作。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国共有2368个县市区开展了试点工作,占全国县级行政区域总数的83%,北京等16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实现县级行政区域试点全覆盖。北京等10多个省区市刑事案件律师辩护率超过80%,刑事案件律师辩护率有了大幅度提高,被告人辩护权保障取得明显成效。

针对律师权利保障还不到位、律师依法执业依法履行职责需要强化、辩护质量有待进一步提升、法院与法律援助机构之间的工作衔接机制还不够完善等问题,司法部将会同最高人民法院进一步加强与中央有关部门的沟通协调,完善部门衔接机制,提高律师辩护质量,持续推进试点工作,确保今年年底前实现县级行政区域试点工作全覆盖,同时,还将积极探索将刑辩全覆盖试点扩大到审查起诉阶段,进一步强化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职能作用,促进司法公正。

三、完善律师参与认罪认罚保障机制。律师资源短缺、经费保障不足是当前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中的两个较为突出的问题,特别是在一些基层和欠发达地区,尤为突出。针对律师资源短缺这一问题,司法部将通过采取加大刑辩律师培养力度,跨区域调配律师资源、设置法律援助联合工作站、实行电话网络值班和现场值班相结合,以及推广电子签名、远程会见和见证等针对性措施,逐步解决律师资源不足以及特殊情形下值班律师无法及时到场的问题。同时,还将会同有关部门积极探索出台有关政策,鼓励退休法官、检察官以志愿者身份参与值班律师工作和法律援助等。针对法律援助经费保障不足、值班律师补贴较低、律师参与积极性不高这一问题,司法部将推动在法律援助法立法中明确经费保障范围及标准,协调财政部门加大对法律援助经费保障力度,充实值班律师等法律援助办案经费,完善办案质量和补贴挂钩机制,指导各地司法行政机关提高办案补贴标准、规范办案补贴发放,切实提高律师参与认罪认罚工作的积极性。

总之,司法部将采取有效措施,完善值班律师制度机制,鼓励支持律师参与认罪认罚从宽工作,推动发挥律师在认罪认罚案件中的职能作用,为推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和认罪认罚从宽工作提供全力支持和保障。

(文章为作者在“国家治理现代化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研讨会上的致辞节选)


责任编辑:苏明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