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从法律视角上看湘非农贸发展


作者:李亮 张娟

在全球化背景下,各国间的经贸关系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发展,为共同实现国家利益,中国与非洲经济贸易的往来日益频繁已成为必然。2000年10月,中国与非洲多数国家共同建立了中非合作论坛,此次创举不仅推动了中非经贸关系的深入发展,还增强了中非政治互信。自此以来,双方始终坚持“长期稳定、平等互利、全面合作的新型伙伴关系”的宗旨,经贸合作成效显著,鼓励中国省市区加入中非贸易合作关系。2019年6月29日第一届中非经贸博览会农业合作研讨会在湖南顺利开幕,新时代中非经贸深层次合作指日可待。

zf.png

一、湖南与非洲农贸合作的发展现状

湘农以中非经贸友好关系为前提、首届中非经贸博览会为契机,明确表达湘非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愿望,大力促成湘农与非合作,共签署了8个农业领域合作项目,签约金额达27.47亿美元。

(一)杂交水稻

首届中非经贸博览会农业合作研讨会指出农业合作的核心问题是粮食产量,中国“杂交水稻”以其产量高的第一优势赢得了来自非洲14个国家农业部部长的鼎力推荐。

对非洲来说,粮食短缺是非洲的首要问题,非洲政府对提高粮食产量极其重视。近年来,湖南对非洲解决粮食自给问题倾力援助与合作的成效显著,在马达加斯加长达11年的杂交水稻技术本土化研发,在2019年4月成功实现杂交水稻规模化制种,增产显著;同年7月开始在当地播种,种植面积已达2万公顷,平均产量约7吨/公顷,帮助2500万人口解决粮食自给问题。同时,袁氏种业企业表示:湖南将在马达加斯加修建400公顷标准化制种基地,计划5年内推广种植面积达到当地的15%,基本实现马达加斯加的粮食自给。

除以上优秀成果外,在埃及、肯尼亚、几内亚、卢旺达等大部分非洲国家均开始种植杂交水稻,因各国气候与土质的不同增产程度不同。

(二)湘产农机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机械促进法》首次确立了农业机械化在国民经济和农业现代化中的法律地位,湖南省农业机械化制造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极大地推进了各农村农业机械的普及,加大了农机企业的投资力度。

现阶段湖南省农业生产综合机械化水平达到70%,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目前省农机局重点扶持现代农装株洲收割机有限公司和汨罗中天科技有限公司;大力加强农机优势产业区建设。2018年9月28日,双峰县被授予“中国农业机械之乡”;长沙亦著称中国“工程机械之乡”,湘产农机已成功打开在东南亚、非洲、拉美等国家地区一定程度的农机市场。在此次农业研讨会上中联重科也已经明确表达愿与非洲国家发展农业机械长期合作意愿。

(三)农业人才

中非农业合作的进一步发展离不开农业科技型人才。显而易见非洲农机市场之所以广阔主要在于非洲多数农村发展水平低下,农民缺乏基础农业技能。因此非洲政府亟需农业型人才开发、推广农业科研技术,发展农业经济。

湖南大力推进对非农业智力建设体现在以下方面:首先,支持双方科研机构和专家学者进行结果交流与经验互享,调动在非农民对学习农业知识的兴趣。其次继续向非派遣高水平农业专家和专职教师,进一步扩大对非农业基础培训规模,将农机知识与技能列入培训课程和考察项目。最后,因非洲农业生产条件与生产方式与我国有所不同,为湘产农机操作更好地适应非洲农民,我们极其重视产品的交流和售后服务。尽管津巴布韦农业部设立了农业技术示范中心,几内亚农业部设立了农机服务培训中心,但为避免因农民不正确操作或缺乏维修技术而引发双方矛盾纠纷,我们仍重视维检人员的培训与派遣,在近20年里,湖南省隆平高科国际培训学院已培养非洲官员和农业技术人员约3600人,涉及50多个国家。

二、湖南与非洲农贸合作的法律风险

由于非洲国家农村法制水平较为低下,中非农贸法律制度体系不健全等因素,中国在投资过程中存在诸多风险,包括贸易政策与制度、劳工纠纷等。

(一)贸易政策与制度风险

近年来,非洲政府正积极推进双边及多边农业贸易合作,以其丰厚的自然资源为优与拥有先进农业技术的国家及地区进行优势合作,湖南企业对非农业投资与合作数量和力度也得到扩大与增强。但因非洲政局的不稳定使得农业政策缺乏持久性与合理性,易对农业贸易合作造成不可预测的变动与威胁。

从农业贸易制度上看,主要问题在于农业农机的进出口流通体制不畅。目前的农机市场已基本形成国有农机流通企业逐步改制、民营农机流通企业迅速崛起、农机生产企业自销力度加大的趋势。虽然加速了国内农机行业的发展,但民营与个体经销存在诸多局限性,管理松散、不成体系,服务意识薄弱,市场营销经验缺乏等,易导致社会流通堵塞,从而削弱对非市场的占比。

(二)法律争端

随着非洲市场的逐渐打开,纠纷也迅速激增。其中法律争端主要包括知识产权保护与劳工法律风险两大部分。

在知识产权方面,非洲国家由于历史原因导致其经济发展水平远落后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其知识产权法律保护与使用水平也不例外。部分非洲国家已经参与国际知识产权保护条约和组织,但其实际执行情况尚无法达到条款制定的高度,非洲国家总体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是不完整且水平较低的。湘非农业合作包括农机技术的共享、农业人才的培养等方面,但因双方相关知识产权法律水平不一从而容易引发诸多不可调和的矛盾与纠纷。

在劳工法律问题上亦是如此,主要表现在工资支付与加班、反就业歧视、强势工会以及非法解雇等方面。事实上,非洲国家移植于西方发达国家劳动法,存在较完整的劳动法,具有劳工保护体系严密、劳工标准高以及解雇程序繁琐冗长等特点。在部分非洲国家还制定了《雇佣法》《产业与劳动关系法》《最低工资和雇佣条件条例》等法律。但因投资企业不了解当地劳动法,已经诱发多起恶性劳动法律纠纷,严重阻碍湘非农业合作的健康发展。

三、湖南与非洲农贸合作的风险应对

深析湘非农贸合作有关法律问题的风险应对有利于促进双方合作的健康发展。

(一)构建合理的农业法律体系

一方面,知识产权法律标准的差异导致在复杂的国内国际环境中会造成协调不成的压力与阻碍,合理构建并完善中非国家及地区之间促进投资便利与投资保护是最直接的法律解决措施。另一方面,企业始终是法律风险的直接承担者。湘企系统地规范相关劳动法律风险离不开政府所提供的制度保障,严格遵守合作双方国家劳动法,共同解决相关法律纠纷。以中非签定的双边投资保护协议为前提,构建湘非劳资纠纷共同管理机制。

(二)加强合作交流,优势互补

根据合作国家及地区的具体生产条件进行差异化操作,改善农产品结构。湘非主要是以粮食作物为主,如水稻、玉米、大豆等,但可以种植蔬菜、土豆等经济作物,以取得更好的经济效益。非洲地区以丰厚的自然资源为基础,结合湘企发达的农业技术,以切实保障非洲农业生产率的提高。从袁隆平团队的扩大、湘农企业的积极合作可看出湖南省对非洲农业合作的决心,实力上全方位地打造“非洲市场”。

(三)构建多元化争端解决途径

为有效保障湘非农业长期健康地合作,构建完善的多元化争端解决机制是题中应有之义,包括仲裁、诉讼及BID和ICSID等相关公约的非诉手段。湘企也应提高应对在非农业风险的能力,合理运用有效手段顺利解决纠纷。其在采取救济时,应积极利用保险金融机构和专业风险管理机构保障企业的合法权益。根据自身情况合理合法追偿损失,强化企业法律风险管理,积极履行湘企的社会责任。

在新时代背景下,湖南将积极发挥自身优势,以更开放的姿态参与国际农业农机贸易合作,为湘非农业合作作出更大贡献,推动湘产农业农机更好地走进非洲市场。

责任编辑:sumingl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