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过好晚年生活?“综合性公证养老服务”助你一臂之力!

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是众多老人希冀的晚年生活。但膝下无儿无女的老人,随着年事已高常会感到力不从心,该如何过上一个了无牵挂的晚年生活呢?为让老年生活无所顾虑,膝下无儿女的老人有的办理“以房养老公证”,也有办理“遗赠扶养协议公证”。

据了解,从8月起,广州公证行业扎实推进公证减证便民各项工作,制定出公证行业减证便民十大举措,其中一项举措就是推广“综合性公证养老服务”。

广州公证处“智慧”方案

据介绍,“综合性公证养老”主要包括公证员为老年人起草家庭日常法律文书;在养老方面,确定监护人、选择养老机构、遗赠养老等;老年人再婚,进行夫妻婚前财产约定、分析家产、离婚协议等;老年人的监护问题,如意定选择监护人、财产托管协议;老年人财产传承等,如遗嘱的设立、保管、执行和遗产分配、继承、遗赠抚养协议、代办事务等;以及老年人的公益行为,如遗体捐赠、设立基金等;家庭纠纷调解等都可进行公证法律服务。

“综合性公证养老服务”究竟是啥?我们先来看看这几位当事人。

广州首份“意定监护协议”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陈女士对自己未来的晚年生活就有所顾虑,为此,她和三个女儿到广州公证处办理了广州首份“意定监护协议”。

今年年初,陈女士准备接受一次大型手术,由于担心自己在手术台上发生意外,在失能、失智时,陈女士希望由三名女儿共同担任自己的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而不是她丈夫。陈女士说,由于丈夫生子传宗接代的思想严重,在她生育三个女儿后,同丈夫的感情日渐淡薄,这几年丈夫发生外遇,经常以各种理由不回家。她身体不好,担心手术或今后生活中出现意外,丈夫不给予积极治疗。因此,在个人身体各方面状况还算可以时,书面指定三个女儿,作为自己失能后的监护人,照顾自己生活,处理自己的财产、权利等。

广州公证处首次接触这样的公证要求。根据相关协议,一旦陈女士在手术后遭遇丧失语言交流能力无法表达,或精神障碍,或智力衰退,或其他丧失行为能力的情形,以至于不能或不能完全辨认自己的行为时,三名女儿可以负责陈女士的起居生活,康复治疗,比如在哪间医院治疗,要不要请看护。还有管理和保管陈女士的财产,比如动用她的存款,卖掉她名下的房子用于治疗等等。

“在监护生效后,虽然陈女士的女儿有权为陈女士处理所有财产,但公证处仍然可以通过提存的方式对他们进行资金监管,从而进一步保障陈女士的利益”广州公证处公证员如是说。

随着社会老龄化结构加深,加强老年人权益保障和法律服务工作意义重大。“2017年10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将意定监护的适用人群范围扩大至所有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有力地保障了成年人,特别是老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能够有所养、有所依。

失独夫妻做“以房养老公证”

家住荔湾区的谢先生和张女士是一对失独夫妻,近年来由于年事已高,两位老人找全职保姆帮忙照顾其日常起居生活。但两人的退休金又无法承担在生活和医疗花销之外再聘请一名保姆的费用。去年年底在了解到“以房养老”的项目后,夫妻二人联系了广州负责这一项目的保险公司,并于今年年初与保险公司一起前往荔湾区公证处办理了“以房养老”抵押合同和补充协议的公证手续。

根据相关协议,谢先生和张女士在生前将自己拥有完全产权的房屋抵押给保险公司,并在申请“以房养老”的同时指定上述房屋的继承人(受遗赠人)为谢先生胞妹谢女士。同时,谢女士与保险公司协议,将来老人身故后愿意协助保险公司处分抵押房产,再由保险公司每月发给夫妻二人商业性质的养老金。夫妻二人身故后,谢女士可以选择一次性偿还老人生前所花费的养老金以及养老保险相关费用后取回老人遗下的抵押房产,也可以选择协助保险公司拍卖房产,将拍卖所得价款用于偿还老人生前所花费的养老金以及养老保险相关费用,抵扣后如有剩余,剩余价款归谢女士所有。

早在2014年,广州就是“以房养老”(即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的首批试点城市。试点开展4年来,全广州仅23户33位老人选择以房养老;另有4户老人正走程序。这些老人最年长85岁,最年轻61岁。

广州推广的“综合性公证养老”服务的预期目标正是针对老年人的不同需求设计个性化的公证法律服务方案,持续跟进包括确定监护人、选择养老机构、设立遗嘱、遗嘱执行、遗产分配等养老全过程,提供综合性法律服务,妥善解决老年人养老事宜。

下一步,广州公证还将推动公证服务方式更具便捷性、安全性。建立老年人养老服务绿色通道,代办税费缴纳、不动产过户登记及其权证的办理等与遗嘱实现相关的所有事项,平稳高效地实现老人的遗愿。

责任编辑:马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