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新闻媒体是构筑人民群众法治信仰的重要媒介和引导力量

李伟伟

新闻媒体是人民群众了解法律知识和法治事件的重要媒介和引导力量,是推进人们群众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重要媒介和引导力量,是构筑人民群众法治信仰的重要媒介和引导力量。

习近平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和使命是:高举旗帜、引领导向,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团结人民、鼓舞士气,成风化人、凝心聚力,澄清谬误、明辨是非,联接中外、沟通世界。要承担起这个职责和使命,必须把政治方向摆在第一位,牢牢坚持党性原则,牢牢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牢牢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牢牢坚持正面宣传为主。因此,新闻媒体的宣传要知时事、聚共识、扬正气,凝聚社会发展的正能量。

新闻媒体对司法案件的报道应该止于客观真实地描述案件事实、客观真实地传播案件进程、客观真实地表述案件结果。在监督司法、宣传法治的路上,我国的新闻媒体从未缺席,是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力量。在“辱母杀人案”“昆山龙哥反杀案”等司法案件中,新闻媒体的报道引起了社会舆论和多方力量关注、参与,推动个案司法公正,助力法学理论更新。但是,新闻媒体偏颇、片面报道部分案件也引发了人民群众的负面舆情,极大损害了司法公信力。很典型的案例就是,在鲍某某涉嫌性侵案报道初期,部分新闻媒体标签化、片面化描述案件“事实”,引导人民群众先入为主,对人民群众法治理念和法治意识的形成产生了消极影响。

新闻媒体对司法案件的报道,不能干预司法,事实上也没能最终干预司法。部分新闻媒体不当渲染和描述司法案件的案外因素,“关注点”和“操作点”就是人民群众的法感情。但是,我国司法机关始终坚持法理情的有机结合,始终关心人民群众的法感情,将人民群众的法感情蕴涵在裁判结果中,坚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力争做到政治效果、社会效果、法律效果的有机统一。网络媒体的报道会引起司法机关的关注,一定程度上将司法机关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但不能左右案件的处理结果和最终走向。

新闻媒体对刑事案件和婚姻家事案件的不当报道屡见不鲜,这与案件本身的性质密切相关。近五年来,部分新闻媒体不当报道的司法案件集中在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刑事案件和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婚姻家事案件领域。因为刑事案件更多关涉人民群众的善恶观,婚姻家事案件更多关涉人民群众的伦理观。比如,2020年4月以来,媒体网络报道鲍某某性侵“养女”,引起社会极大关注。2020年9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督导组通报鲍某某涉嫌性侵案调查情况中明确指出,经全面深入调查,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鲍某某的行为构成性侵犯罪。该案报道初期,某新闻媒体就曾撰写了题为《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的报道,引起了人民群众广泛的关注和讨论,加之意见领袖的助推,让公众关注度飙升。又如,在演员王某某与马某离婚案审理过程中,也有某新闻媒体撰写了题为《“艳照门”十周年反思》的报道,指出马某偷情经纪人是丑闻,似乎已经明知马某和该经纪人有婚外不正当关系。新闻媒体的报道引发公众好奇,进而转化为对司法案件的关注。新闻媒体不当报道,可以发生在司法案件的受理前、审理中和裁判后等各个阶段,对人民群众产生的消极影响也是巨大的、长远的、深刻的。新闻媒体更应该“手执利剑,心怀敬畏”。

新闻媒体对案外因素的不当渲染和描述,脱离我国现行法律对案件进程和案件结果的不当评论,会引发人民群众法感情与现行法精神的冲突,会降低人民群众对司法的公信力,会减损人民群众法治思想的培养。新闻专业主义要求新闻报道要“真实”“客观”“公正”“全面”,如果缺乏真实性,新闻媒体引导的舆论只会在背离法治的路上越走越远。同样,对法治新闻的报道还需考量法律判断的准确性问题。如,在大学生闫某售卖国家保护动物燕隼案件中,部分新闻媒体认为量刑过重,在未全面考量事实及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予以报道,引起了全国舆论哗然,减损既定判决的权威性和公信力。

新闻媒体对司法案件的不当报道需要进行预防和规制。但是,对其进行预防和规制的手段应当特别慎重,分寸之间,影响深远。相对于立法动议,新闻媒体的行业自治、自律更显迫切。原因如下:其一,立法的技术难度较大。法律规范是对生活事实的类型化,法律事实是对生活事实的裁剪,法律规范的类型化与生活事实的多样性、创新性之间始终存在张力。因此,就新闻媒体对司法案件的不当报道行为进行类型化的难度较大。其二,成文法的灵活性不足,采用立法的方式规制新闻媒体对司法案件的不当报道行为,可能会间接抑制新闻媒体功能的发挥,尤其可能抑制新闻媒体及时、准确报道社会事件和监督司法的功能。其三,成文法的修改程序严格,不宜动辄修改,修改时间也较长,不能及时回应法律规范的不适宜性,可能会消极限制新闻媒体报道司法案件。其四,我国现行法律对新闻媒体不当报道司法案件也有所规制。如果新闻媒体的不当报道侵害了特定人民群众的隐私权,该特定人民群众可以向其请求民法上的损害赔偿;如果新闻媒体的不当报道构成侮辱罪和诽谤罪的,该特定人民群众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

相较之下,新闻媒体作为重要的社会力量,在良好的行业自治下,可以释放更多积极能量,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比如,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可以不断细化、完善《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发挥中国记协新闻道德委员会的职能,建立健全新闻媒体行业自律制度,对新闻媒体准入和退出、处罚、原则等制定相应的行业规范等。通过加强行业自治水平,培育新闻专业主义精神,强化法治新闻报道的专业性,面对案件应是理性冷静的发声而非博人眼球的宣泄。强化新闻人的社会责任,坚持新闻真实性原则,客观全面报道事实而非断章取义的评论,要大力弘扬好主旋律,传播好正能量,推动社会道德与良知的进步。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王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