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发展数字经济要强化协同治理

□ 王 丹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同意建立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函》,正式批准建立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等20个部委组成的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发展数字经济事关国家发展大局,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的战略选择。建立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是新形势下国家层面总揽全局、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十四五”和更长时期深入实施数字经济发展国家战略,健全完善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顶层设计和体制机制的重大举措,对进一步统筹推进数字经济发展和治理,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一方面,建立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有利于汇众智、聚众力,最大限度激发加快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磅礴力量。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较快、成就显著。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经连续多年稳居世界第二,拥有全球最大的信息通信网络,形成了全球最为庞大、生机勃勃的数字社会。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数字技术、数字经济在支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恢复生产生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我们要看到,同世界数字经济强国相比,我国数字经济大而不强、快而不优,特别是数字关键核心技术能力相对偏弱,数字基础设施布局不尽合理、数字经济国际竞争力相对不足、平台经济发展成本不断上升等问题日益突出,亟须各部门充分整合现有资源,加强跨部门协调沟通,有效调动各方积极性,而建立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就是加强统筹协调和组织实施,加强数字经济发展举措的系统集成、整体推进,打通淤点堵点,激发数字经济发展整体效应。

另一方面,建立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有利于大力推进数字经济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全面提升国家数字经济治理效能。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主要经济形态,其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对国家治理方式、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产生深远影响。相比传统经济形态,数字经济涉及领域广、参与主体多,快速发展过程中出现诸多新的治理难题,如平台垄断、资本无序扩张、算法操纵、网络攻击、网络暴力、数据泄露和滥用、个人隐私侵犯等,这些问题不仅可能影响数字经济健康发展,而且可能会对国家经济金融安全构成威胁,但传统的监管治理体制尚不能完全适应和有效应对。

因此,亟须加快构建完善与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相适应的协同治理制度和基本框架。而建立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一个重要出发点,就是要高效统筹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政府与市场、发展与安全、中央与地方、国际与国内等重大关系,加强数字经济发展和治理宏观层面战略性、系统性、前瞻性研究谋划,通过健全协调配合机制,整合行政资源,理顺部门关系,协同推进数字经济发展国家战略和重大举措务实实施,打破部门壁垒,做到政令畅通、各负其责而又相互配合,形成数字经济发展的强大制度和组织动力,全面提升国家数字经济治理效能,推动数字经济发展行稳致远。

今年年初,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科学擘画了“十四五”时期乃至更长时期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全新蓝图。下一步,扎实推进该规划明确的各项重大任务、重大工程和重大举措,需要充分发挥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统筹协调和组织实施的关键性功能,切实落实好国务院关于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职责规定和工作要求,既抓顶层设计协同,也抓战略落实协同,更抓政策效果协同,促进各项重大举措在政策取向上相互配合、在实施过程中相互促进、在政策成效上相得益彰,朝着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的战略目标聚焦发力。

(作者系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美欣